连载中

昭王探案手札

时间:2020-01-01

分类:现代言情

作者:佚名

主角:商千岳

在线阅读

  大运河烟波浩渺,千帆竞渡。此时天刚放亮,水面之上,晨雾弥漫,水汽袅袅,仿佛氤氲的仙气一般,叫人以为身临仙境。便在此时,远远有一支庞大船队开了过来,由四艘海鸥船打头,旌旗蔽空,真有遮天之感。

  每艘船上都列着一队将士,军容整肃,甲胄鲜明。这船队一路开来,沿途客船纷纷退避,却有不少人好奇张望,猜想这居中楼船上坐的是哪位大人物。

  那被众将船拱卫的楼船足有三层高,船头左右各竖一面大旗。右面的是“淮南道黜陟使”,左面的却只书了一个大字“昭”。

  楼船甲板上立着两人,似在眺望无边江景。当先一人着玉色长袍,身披轻裘,看去二十六七年纪,面如傅粉,目若点漆,唇若涂珠,虽面有不足之色,却气度风流,恍若玉树之临风。

  他身边一人看年齿应年轻几岁,身着重铠,腰悬宝刀。身姿挺拔如绝崖劲松,眉如远山斜飞入鬓,目若朗星炯炯有神,令人莫敢逼视。

  那着玉色长袍之人此时正对着大亮的天光读信,他一遍看完,顺手将信纸递给身旁的青年将军:“千岳,你也看看罢,是瓶儿的信。”

  那被叫做“千岳”的青年将军本欲推辞,听见“瓶儿”二字,顿时改了主意,双手接过,嘴里还不忘道:“瓶瓶写给殿下的家信,臣看不太好吧……”说着,他已一目十行将信看完,微有遗憾,“瓶瓶通篇都在问候殿下如何,却只提了臣一句。”

  那着玉色长袍之人笑了起来:“千岳,我们已出了扬州境,想来不过四五日,便能回转洛阳。”

  青年将军道:“殿下,此次代天巡狩江淮诸州,查察吏治,不知不觉已有半年有余,却不知瓶瓶独自在京中如何了?”

  “瓶儿惯会自娱自乐,我并不如何担心,倒是千岳你有些心急了。”

  青年将军面色微红,连忙岔开话题:“江淮水深,官场倾轧,只盼此次回京能休息一二。”

  原来这着玉色长袍之人便是宣宗第十三子,当今幼弟,昭王轩辕长修。他是宣宗仅存于世的嫡子,然睿真皇后怀胎时已年过四十,生产之时又吃了极大的苦头,因此他生有不足之症,从小便体弱多病,更被御医断言决难活过三十岁。宣宗驾崩时,轩辕长修年仅两岁,因为种种原因,宣宗留下遗诏立长子为太子,便是当今的永辉帝。

  他身边的青年将军姓商名仞字千岳,出身寒微,却习得一身绝世武艺。永辉十八年,商千岳以十六岁稚龄参加武举,一举夺魁,后在对突厥的战争中屡立奇勋,受当时的行军大总管定国公苏桦的赏识。去岁,商千岳积功升至正四品,经苏桦举荐,调任禁军中郎将,当时他不过才二十二岁。

  洛阳崇庆宫

  彼时早朝刚散,永辉帝留了几位阁臣在御书房议事,太子也在一旁。未言几句,便有黄门内侍上殿通报:“陛下,昭王与禁卫中郎将在殿外候旨。”

  中书令赵衡眉毛一挑,年轻的太子却稍稍松了口气。

  永辉帝抚须而笑:“请昭王与中郎将进殿。”

  不过一会儿,脚步声响,一玄一朱两条人影走进殿来,撩衣跪倒,大礼参拜:“微臣参见陛下,陛下圣安。”

  永辉帝伸手虚扶:“快快免礼。”

  二人这才起身,在殿中的尚有太子轩辕平昊,尚书令陈岩风,中书令赵衡及门下侍中谢正弦,此时又一一见礼。一通忙乱后,轩辕长修方敛衽为礼,奏道:“启禀陛下,去岁臣蒙圣谕点为淮南道黜陟使,巡狩江淮,今特来交旨。”

  永辉帝含笑道:“淇奥辛苦。你所呈奏折,朕已阅过,甚好。”又对谢正弦道,“凡昭王所奏之事,全部照准,无需再议。”

  谢正弦躬身应诺。

  赵衡在旁笑道:“昭王殿下代天巡狩江淮,查察吏治,实在劳苦功高。”

  轩辕长修淡淡一笑:“不过尽为臣者之本分,不敢妄言‘辛苦’二字,赵相言重了。”

  永辉帝大笑:“淇奥便是太谦!”复又对商千岳道,“千岳此次辅佐得力,实勘嘉奖。”

  商千岳忙道不敢。


查看全文

版权说明

猜你喜欢

同类小说推荐

更多

现代言情小说排行

网友评论

我要跟贴
取消